郑子太极拳十三篇-杨氏太极拳太极云水网
繁體中文
太极云水网
  • | 培训招生
  • | 太极传人
  • | 新闻速递
  • | 拳理拳法
  • | 太极拳视频
  • | 健身养生
  • | 太极文苑
  • | 太极图库
  • | 太极宗师
  •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拳理拳法 > 郑子太极拳十三篇

    郑子太极拳十三篇


    点击:2818 时间:2014-11-28 19:22:39

    释名义第一:
    拳为兼体用益智勇之运动。太极为阴阳之母。无所不包。以之名拳。命意深矣。易曰。太极生两仪。两仪即阴阳。阴极生阳。阳极生阴。而刚柔动静之机。无所不用其极焉。夫拳。壮者好用之以斗。斗之胜负。以视拳技之高下为决。好斗者。未有不以刚猛之力制人。迅疾之法制人。是为阳极。刚之至也。如抗之以刚。必至两败而俱伤。非高手也。彼以刚为用。我以柔化之。彼以动为攻。我以静待之。柔静之至。是为阴极。阳极而遇阴极。未有不败。此即老氏所谓。柔弱胜刚强也。余故曰。学太极拳必自学吃亏始。学吃亏之至。适得其反。则为占便宜之极矣。譬如齿固刚。而舌柔。齿与舌或有时而龃龉。则舌固吃其亏于一时。然齿均以刚摧。而舌终以柔存。可以见矣。虽然。从来学拳无不欲胜人而占便宜者。今曰学吃亏。谁宁为之。要知学吃亏者。是任人用力袭击。而我不以丝毫气力抵御。反引而去之。使其力落空。而攻击之效能全失。则我稍一撒手。彼未有不跌出寻丈之外者。此拳论所谓懂劲。懂劲后。愈练愈精。直至从心所欲。如是可为占便宜之极矣。且是拳之精微妙用。无一不合于太极之原理。薪火相承。自张氏三丰始。世济其美。曼青得杨师澄甫传授心法。而始知是拳之为用。全根于太极。阴阳相生刚柔相克之真理。无一不可见之于事实。以太极名拳。盖有以也。习是拳者。不独足以摧刚制动。为拳之上乘。更可使弱者强。病者兴。衰者旺。懦者立。诚强身强种。而强国之要道也。谋国是而欲苏民瘼者。其可忽乎。

    通玄实第二:
    太极之名著于易。并出于医经及道藏。其说甚广。其用甚宏。仲尼所谓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者。其理不出乎阴阳。其气之变化不出乎五行。此为吾国文化与哲学之胚胎。若舍阴阳五行而论太极。是为无稽之谈。不足计也。如必欲去阴阳五行。而论吾国哲学医学及道学者。何如去四则及代数。而讲算术。其可得乎。今科学之进步。由电子而进乎原子之时代。试问能离乎阴阳之作用欤。太极拳之合乎哲学与科学者。无他。其立论纯乎哲理。其立场合乎科学。是皆可证诸体用之实。何待雄辩。然太极拳之原论甚精。事实亦奇。姑由约就浅。而欲分析其万一耳。以其运动而论。所谓以心行气。以气运身者。皆运而后动也。即犹电车汽船然。藉气之力。运之后动。与肢体及局部之动。谓之为运动。则大相迳庭。又所谓腹内松净。及周身轻灵。与牵动四两拨千斤者。皆谓不用力也。不用力者。不受人袭击之力。此把握在我。是为体。则较易耳。以四两拨千斤。是为用。四两何能拨千斤。此权其重心。使之倾倒。然虽无四两牵而拨之。亦必自倒。以此之类。质诸并世之运动家。宁谓合乎哲学。抑为科学哉。又所谓气敛入骨。而为纯刚。无坚不摧。欲进此一解。则费辞矣。十八年春。有宗马可尼之学者。曹仲氏。研究太极拳之学于余。余告以气沉丹田。曰。气沉丹田。将奚利。曰。气沉丹田。固有利。然不及以心与气相守于丹田。则有利于身体莫大矣。曰。愿闻其详。曰。人之腹部蓄水独多。犹天地间之有水也。水之害。大则若洪水横流。小则如决堤冲堰。以及大水与淫雨霉天之类。在人身为病。大则若膨胀。黄瘅。湿痺。小则若痰饮。疮痍。疥癣。及肺脾与肠胃之湿热薰蒸之类。不胜枚举。欲去水之为病。莫若运动。禹之治水。以疏睿利导为功。若比之自然之阳光蒸化水份。吸收阴翳。减少云雨。则不逮也。于人身苟能若此。则可谓有夺天之功矣。惟以心与气相守于丹田。有此效而特著。何也。气沉丹田。即犹注暖气于炉中。可以祛阴湿寒气之效而已。能与心相守勿离。犹置火于釜底。使釜中之水乃至于滚沸。渐渐可以化气。不独不为害。且有利于血液之循环。其功大矣。曹子曰。善哉。吾素以哲学为哲学。今则知哲学。即未来之科学也。曰。然则更有进乎此矣。气敛入骨。而为纯刚。即气由丹田循尾闾而上透达脊骨。曹子闻而奇之。去而之西国医博士之家。举以告之。曰。气沉丹田有近似者。近年有法兰西医师之人体解剖。而发现腹部肠与肠相连之网膜中。有一若囊者。惟运动家则囊之皮独厚。以拳或棒击之。其囊能上下抵御之。中国人所谓丹田。或即此囊乎。然而从尾闾上脊骨。则无此径路。不可通也。曹子返。而语余。余曰。其人之知识为见闻所限。不欲更求益矣。所谓运动家。其囊之皮独厚。能上下抵御。固哉斯言。囊所包者气耳。积气厚。可以通膜。其膜亦必厚于人也。不独上下抵御。前后左右。皆可行也。是气也。而达乎膜矣。非囊之能上下御人也。由尾闾上脊骨。如有径路可通。则人尽知之。又何贵乎学哉。气与心相守于丹田。不独水可以化气。精亦可以化气。精能化气。其气之热譬犹电然。电之能透度乎水土及金属。莫之能御。况尾闾及脊骨乎。尾闾与脊骨。为多节之区。虽无径路。不无枢机。有枢机。不无隙缝。不过为筋膜及软骨所弥缝耳。以精气与心火。锲其枢纽而灼之。益之以丹田之气。煽拂而推动之。使精气化热。而透度尾闾。上脊骨。而达乎顶。布乎四肢。使热气灌溢乎骨中。闭而不出。少顷则精所化之气仍归乎水。既而渐为腻液。腻液复化为有质之体。是为骨髓。贴乎骨内。犹若镀镍镀金焉。古人所谓功夫日长一纸。正谓此也。久之骨髓渐渐填满。则骨坚强。所以喻之为纯刚。无坚不摧。亦以是也。是皆不离乎阴阳五行。而有以逮乎此矣。然犹有可以见证者。吾师澄甫之臂。其重过于常人不啻十倍。以之击人。未有不摧。然余不能逮乎师。较人也重数倍。可以验之矣。虎之骨。其有以异乎他兽者。亦以其骨髓充满如石。了无余缝。故特强。亦可以验之矣。此不过言太极拳之合乎哲学与科学之一斑耳。曹子曰。嘘。善哉。太极拳发源于哲学。而证之以科学。子言信矣。曰。此仅言练精化气。练气补脑而已。更有进乎此焉。练精化气。练气化神。练神还虚。则可以通乎灵矣。此余所未能也。曹子曰。止矣。可以闻而知之。有此理必有此事。留证于异日可矣。

    专气致柔第三:
    太极拳之特长者。乃气沉丹田也。气沉丹田。即老氏所谓专气致柔之着手功夫。所谓柔弱者。生之徒。刚强者。死之徒也。可见摄生之道。致柔而已。欲致柔。务先专气。专气以止于至善之地者。丹田也。气能沉于丹田。即易所谓水火既济。水火相交。水火者。即坎离也。离心火。炎上。坎肾水。润下。背道而驰。性各刚强。与柔弱正复相反。人之腹中水独多。居十之七。火二。君相而已。易后天卦。离为君火。即心火。为实火也。内经命门火。即相火。为虚火也。五脏六腑以及周身。因君相二火之煽拂。无一处非火之所不能到。火盛则病。国医所谓某处有火。西医所谓某处发炎。可见火虽散乎周身。亦不灭水之力之聚也。如人身缺少水份。则便干枯。缺少火力。则消化不良。水火既不可缺。又不可过于刚强。若任其性。炎上润下。即易所谓水火未济。其能耐久长之用乎。老氏读易得间。师其意曰。专气致柔。即气沉丹田与心相守之法。丹田者。丹灶也。心在灶中。水在上。是以火温水。不致就下为患。反得化气之妙用。水在上。火在下。是以水济火。不致炎上为害。反得温养之化工。谓之坎离既济。水火既济。则专气致柔之功成矣。不令水火背道而驰矣。或曰水火既济。则知之矣。何用专气方能致柔。曰。专气之用莫大焉。姑约言其尤者。一、丹田者。不过若一气囊耳。如气不沉丹田。则囊瘪而不开。然虽有丹田不能用也。纵欲以心火相运。注乎丹田。亦不可得也。一、心若不与气相依。则渺茫无所注其心力。又安知其能到丹田与否。是以专气沉于丹田。尤须与心相守。方可致柔矣。太极拳论。所谓以心行气。以气运身。气遍周身之类。无一非气沉丹田。而后可以言运气行气之功也。此专气作用之一斑耳。曰。专气。则知之矣。对于身体裨益之究竟。又何如。曰。老氏已自解之焉。曰。专气致柔。能婴儿乎。婴儿者。人类之苗种也。生生之意未已。是以柔而且弱。亦犹草木之萌芽矣。及其壮而至于老。不复有生生之意。则刚强矣。若木强而易折。去死不远。以去死不远之人。其复能婴儿乎。婴儿之体。浑一纯阳而已。纯阳即气旺。气旺则血足。气旺血足。则筋柔。筋柔者。婴儿之特征也。以去死不远之人。犹有还童之望者。专气之致柔而已。挽狂澜于既倒。续慧命之将绝。亦不出乎水火既济之功而已。余是以论其究竟。在太极拳开卷曰。气宜鼓荡。神宜内敛。终之曰。意在精神。不在气。在气则滞。有气则无力。无气则纯刚。则可以知之矣。鼓荡即以我之气与空气相摩荡。则有进乎运气行气。气遍周身矣。神敛更有进乎专气之功矣。专气之至。能达乎炼精化气。炼精化气。未能达乎浑一纯阳之候。至于意在精神不在气。无气则纯刚。至矣。尽矣。太极拳可达乎浑一纯阳之候矣。与老氏专气致柔之说相终始。能如是。则祛病延年之说。抑亦末矣。

    变化气质第四:
    读圣贤书。而能笃行。审问。慎思。明辨。极其至者。所谓以六经作吾注脚。能使气质之变化。则余无疑矣。至于学太极拳。亦能变化气质。则未之有闻也。余习太极拳。垂三十年矣。相继无间者。且二十有一载。亦不自知其气质之已变化与否。谨述所自。质诸有道。余之少也。虽有见义勇为之资。然轻躁悍锐。舍命轻生。非所恤也。好学颇有造极之志。然体力不继。精神不逮。以至屡辍屡迁。无所成就。今者已逾鹏举头白之年。孔明食少之日。复何道哉。然帝乡与富贵。原非期望。愿惟朝闻可夕死之道。其或可有仰止者乎。是以未敢自暴弃也。学拳二十余年以来。能自见之者无他。振敝起衰去病。则余有之矣。可以恒久不倦矣。屡辍屡迁。其或可以改矣。至于沉静温穆之功。非敢谓有所得。然轻躁悍锐。则或将有所去矣。若谓变化气质之说。必欲化荆棘为兰蕙。变鸱鸮为凤凰。则非余所敢企也。然余以为精神不逮。体力不继者。虽少必衰。壮必病。衰病之侵人。虽欲自爱向上。且不可复得。遑论变化气质乎。不能自爱而向上。为图颐养计。营菟裘计。为娇妻美妾弱子计。则汉奸污吏。知不可为而为之者。有以也。以是余知不为玉碎。宁为瓦全者多矣。体力与精神之不能支持者。恐亦占其半矣。此余之所谓变化气质者。中人常人之事耳。进之可渐为君子。退之可渐为小人而已。余故曰。太极拳其能变化气质乎。正有待证于达人已耳。

    陆地游泳第五:
    运动之最柔者。莫过于游泳。亦今日各国学术家所公认。以此可知柔即运动之妙法也。然游泳之流弊甚多。譬如沙眼及淋浊之传染。喉腔及耳鼻灌水。以致发炎。或心脏衰弱。以致溺斃者之类。不一而足。此游泳之短也。然游泳之特长。其体用有二。一、在乎能久泅。是为体。一、在乎有长力。是为用。善泅及有长力者。皆为气之作用所致。善泅者。必能宿气。宿气愈久则泅之能力愈增。有长力亦即宿气所致。宿气愈久。则呼吸之量亦随之增强。呼吸之量增强。即气力之长进也。所谓有长力者。即气力之增长耳。故久泅及兼以气力之增长者。其能善浮者无疑矣。然合其体用之特长。不曰柔乎。此即老氏所谓专气致柔之法也。太极拳之有以异乎其他运动者。以其能有专气致柔之特长耳。以能专气致柔而论。则游泳不如太极拳。以其易于增长长力无流弊而论。则太极拳又胜乎游泳远矣。太极拳又名长拳。所谓如长江大海滔滔不绝者。正形容其绵绵不断之意。绵绵不断者。专气致柔而已矣。此与游泳之作用。无以异也。鱼其善游者也。生乎水而长乎水。其能知水之作用乎。人其善行者也。生乎空气。长乎空气。亦不知空气之作用也。然则。鱼离乎水则死。人离乎空气则不生。此则同也。然水与空气虽不同。则需之者一也。人与鱼虽不同。易地而处则一也。是知人之有空气。即鱼之有水也。我游乎陆地之上。作游泳观。亦无不可。是以我之陆地游泳之说作矣。人在陆地上。游乎空气之中。而却忘其为空气者久矣。空气之作用。更何论矣。大矣哉。空气也。无所不容。无所不包。至矣哉。空气之作用也。无所不载。无所不育。人知其然。而不知其所以然也。轩岐以及乎老聃之说。阐发至为精详。而人未能加以穷究也。无缚鸡之力者人也。有扛鼎之力者亦人也。人与人同。而力之不同何相远若此。力之本系乎气。力大者气壮。气壮者。积气之所致也。积气犹积水然。积水浅。则载力微。虽一盂一盘未易浮也。积水深。则万钧之航。犹泛泛然不为重也。有扛鼎之力者。亦不过积气稍深耳。苟能知积气之方。如积水。则其力可达乎无穷。扛鼎犹小言之矣。积气者。即积之于丹田。丹田者。气海也。在脐下一寸三分。其能喻之谓海。则其有容量可知矣。有载力可知矣。其大且深则亦可以知之矣。是无他。气若能归海。日积月累而弗辍。三年有成。则必大有可观者矣。然则。此不过夺天地之气。若万牛之一毛。而有于我而已。其积之之方。将从何着手。而可使然也。曰。学太极拳之运动。其积气之法。运气之方。则可以溢乎筋络。达乎骨髓。充乎膜膈。形乎皮毛。是为专气致柔矣。专气致柔之运动。最合乎太极拳之原则者。游泳而已。其能用力一分。则见一分之力。用功一刻。则见一刻之功。其进也日新月异。正未可量。我是以取喻于太极拳。欲学者可以方物。易于领悟。空气非空。正犹水然。每一运动。即觉气之鼓荡如游泳。吞吐浮沉。以及乎进退如游泳。苟能逮乎此境。则已非常人所能到也。初学着手。可随时迎风翻掌。拂臂舒拳。可以知风与空气有若水者。极其至也。则知空气重于水。且重于铁也。空气重于铁。即我友曹仲氏。昔年以世界科学家之新得。告于余曰。空气可使重于铁之试验。其法以一铁匣。将空气用极大之压力装入。旋即将此匣以作炸弹之用。则炸力远胜于炸弹。余疑之。至今未释。近自原子弹发明试用后。则空气重于铁之说。何足怪哉。太极拳之运动。为积气而成。其力量较之积水载重为尤甚。此即专气致柔。而能克制至刚之真理。作陆地游泳观。思过半矣。

    心膂并重第六:
    内经以任督同举。书亦尝以心膂并称。而尤以道家对于心膂与修养之关系言之详矣。太极拳乃内家拳也。宋末张真人三丰。综述黄老无为然后有为之说。合周易理气象之义以演成。究其要者。仍不出乎任督。任督居奇经八脉之首。任心主之。督膂主之。膂即属于肾。以体用分而言之。则膂为体。心为用。合而言之。则心肾交。而体用全矣。太极拳之所以超乎其他拳术及运动者。亦以是之所致也。心为人一身之主。圣贤之学之要。曰。求其放心。禅者曰。主人翁在家否。主人翁者。心也。皆与道家所谓心肾交者。大同小异耳。然异曲同工。亦能各得其所。惟太极拳却有进乎是焉。正犹所谓。不如见诸行事之为深切著明矣。吾以是。而有心膂并重之论作。欲以明乎有体斯有用之实者矣。心者。非谓肉团之心也。乃心灵之心也。心灵之心。与肉团之心。本非二。亦非一也。即肉团之心之能有作用。而灵乎一切者。乃心灵之心也。膂脊骨也。脊有二十四节。为人身最多节之主骨。五脏六腑系焉。五体躯干赖以支撑。此犹余事耳。谈修养与卫生之道。舍此皆末事也。太极拳之务本之功。亦在于斯而已。初学入门者。即以心与气相守于丹田。勿忘勿助。此即所谓求其放心。及主人翁之在家也。久之其气自能越乎尾闾。冲开夹脊。度乎玉枕。而达乎颠顶。降于丹田。此即任督通。而心肾交矣。然此非一朝一夕之故。尤不可牵强。然乎自然。苟能臻此。则不独太极拳之有登峰造极之望。其精神庶乎可以不死矣。长生祛病更无论矣。虽然。心难言之矣。有学识及修养者。固不乏人。如前哲所谓心传。及正心。与不动心之说。诚若日月经天。自能取法。何待赘述。惟膂之一字。意犹未尽。约而言之。古人所谓正襟危坐者。此修养之事也。危字之解不一。皆未敢直作危险之危字解。予谓危坐者。确有危险之实存乎其间。脊多节若串珠然。累叠而起。稍不将意。则倾侧。或曲凸而倒矣。则不复有力。不能支撑其躯干矣。其为病。小则为骨疽骨痨。大则即如天柱之折矣。岂不危哉。善修养者。知其所以然。弗使渐为不振。由萎靡而致为病也。故有临深履薄之戒曰。正襟危坐。正则不病矣。危则恐其易乎不正。以致其病也。余乃为留意太极拳者告。曰。竖起脊梁。竖起者。正若串珠累叠。弗令其倾侧而已。若紧张矜持。矫枉过正。皆病也。只要知其为危可矣。无以加矣。

    劲与物理第七:
    太极拳气与劲之运用。在乎绵绵不断。周而复始。圆而神通。靡有穷际。宇宙之间。大若行星之运转。微如雨露之降零。厥形皆圆。此自然之微象也。引而伸之。其体与用。及其内容精蕴。实与吾拳有息息想通者。今试分析其究竟于后。
    夫行星可谓大莫能容。以其体圆。则积气可以载之。而能运转。倘其体不圆。虽积气之力无所不载。亦不能浮无量数之星球于上空。而能运转者也。因球形乃一容积最大。面积最小之体积也。至雨露虽微。而一滴中。含有无量数水分子。个个竭力向外发展。其结果各得平均。互相索引。其表面虽有张力。然其内仍有聚力。故不失为圆。此即圆之成因。太极拳之所谓圆者。以其效法太极。其原因及体用。适与上述自然界之妙蕴相吻合。特举图如左










    以上图观之。圆周内各点。与中心距离皆为一致。墨子所谓。“一中同长”者是也。更有进乎此者。圆周各点。所负荷之力。强弱亦各相等。否则不成其为球体矣。然则皮球之圆。圆也。铁球之圆。亦圆也。无论其轻重不同。然以力触其一面。可知其面面皆同。面面皆动也。触其一点。则万点皆同。万点皆应也。此即太极拳之所不容人摸着与触到者。以其体圆也。乃不知得力之所在也。球体中之分子力。一经运转。便互相牵引。即所谓向心力与离心力者也。












    以上图。由一中心向外发展之力。曰离心力。由圆周各点向中心牵引之力。曰向心力。两力得能相等。不然则不得成圆形矣。例如以石或铁。系乎绳之一端。又一端执乎手。荡而掷之为圆圈。手之所执为中心。铁石受掷之力向外。曰离心力。因绳牵引之力向内。曰向心力。此时绳虽弱质。则别见有紧张之气势。其气势之强弱。视其运转之迟速为推移。此即太极拳推手。所谓似拉锯式之较手也。倘我所得受向心力较大。而还之以离心力亦大。然我所得受之向心力虽大。却得运而去之。此我得体圆之效用也。但还之以离心力。则彼不能运而去之。必弹出寻丈之外。此单于向心力。离心力。两点而言。亦仅见圆力作用之一斑耳。此外圆中又有方之作用。包含无量数之等边三角形。三角者。实为构成圆形之基本形体。图如左。








    圆之作用。与其所包含之三角形。极有关系。在物理。如圆锥体。螺旋钉之发明是也。于此可见圆之物体。不仅坚固。不易被外力摧毁之消极守势作用而已。且能以其所包含之无量数三角形体。随处可以取积极攻势之能力。如令其旋转向前攻击。则无一分一厘之面积。非积极攻击之作用。譬如拍乒乓球。对方如以旋转之球势进攻。应之者不如其法。则攻势不可当也。必致失败。以其攻势之距离最密且速。即包含无量数三角形之作用故也。太极拳于上述之圆形。所包含无量数三角形之作用最多。而其效用最为显著。以其效法于圆。非真实如球体也。其用守势者。取法于圆。其用攻势。则无处非三角形。并且无一分一厘非三角形旋转式之攻势也。以之攻击于敌体。则万难逃遁者。以此故也。进而言之。其取攻击者。有时尤可以超过圆形之作用者。忽一变而为等腰三角形者。其作用之变化尤广。攻势尤猛。然犹不出其圆体范围以外也。图如左。





    于此可见太极拳。无施非攻。无处非守。即所谓走即是发。发即是走。寓积极于消极之中。彼不知我。我独知人。英雄所向无敌。此之谓乎!
    以上所述者。圆体以包含无量数三角形。向外取攻势之作用。倘有时遇正面之外力攻陷者。成向内凹之三角形者。其作用何如。图如左。

    如图。适受无左右上下偏重之外力正面攻陷时。余姑不言以左右上下而规避之之法。直言受其攻陷。在太极拳正利用其猛袭攻陷。此即易所谓坎陷。为最险之卦。亦即以太极名拳之第一义也。其义将攻陷之外力。使其落空。敌知已落空陷中。非即反身逃遁不可。际其欲抽身时。即以我之腹部吸力。一变而为攻发之力。此即拳论所谓提放。放即发也。而复为圆形。则敌不及措手。已弹出于寻丈之外矣。太极拳之特长即在此。所谓发劲是也。反是则为走。又谓之化;走者。急转。化转。化者。缓转。其转则一也。图如左。








    将受攻之点。稍一走化。其外力自然滑脱而化去矣。同时将对方之力才一化去。则无量数之三角轮转。角角即为攻击。即所谓化即是打。走即是打也。打即发劲之发也。反此。则用劲以攻人发人何如。图如左。

     







    发劲。则必于人身整个重心中。觅得一线之劲。即如球体之物理上用力方面。须通过中心之直线前进。则球体不及旋转。势必如放箭及子弹之能穿过之类。此即太极拳发劲之原则。若令高跃或平跃而出。以及下跌。皆视其直线之所在。应心而发。未有不得手者。吾师澄甫。每每告余曰。发劲须找到一直线。方可发。发时如放箭似的。是言已穷发劲之能事。惟此直线其理易明。欲用之者。然非参透及经验者。未易得心。学者须于此处着力。勉之。或曰。以上所述各点之原理。既知之矣。设有人力大如牛。猛如虎。狠如羊。贪如狼者。其一发攻势。不顾一切。如闪电似的。一飚而至。则迅雷不及掩耳。其将奈何。曰。此问诚为切要。余以上述各点。正所以掣贪猛如此者。比击鼠首狐顾者尤易易耳。其法皆已俱备于上。不赘。其理余再从而申述之。
    球形之体积。其所占之空间。比任何同等面积之形体为大。其急袭者。不能出乎二要素。一即空间。一即时间。其速度与效能。若不能把握时间与空间者。其急袭者。正如俗所谓。送肉上钩。其所欲得者。适得其反。自取其速亡也。曰。何也。曰。强弩之末。不能穿鲁缟。此空间之限制。亦即时间之延长也。此圆形独占面积及空间之广且大。即令其速度与以空间及时间之延长。其效能因之而损失。此即太极拳之主旨。不予抵抗。而予以退让。不与之正冲。而予以偏避。使其速度与能力稍为摧挫。则以顺势击之。不费吹毛之力。则其自取摧毁。不及一瞬也。拳论所谓。牵动四两拨千斤者。正以是也。此固一证耳。却尤有进者。箭何能发百步而穿七扎。先由强力开弓而箭发。此为原动力。箭行速。产生速力。以速力与动力较。则可能相等。甚或可能超乎动力也。譬如动力为一百斤。所产生之速力。则其大小或可得为二百斤矣。设以得二百斤论。则知其力与速而可得其能矣。击以物理之定律公式。如左。
    力×速×时=能
    太极拳之所谓牵动四两拨千斤者。即以四两之劲。牵动其千斤之原动能力耳。所谓以力乘速乘时。所得者能也。能既被人牵转而利用之。何复有力与速。之可言哉。可见仅有贪与猛。不足恃也。太极拳之力。譬如薄于一纸片。其对方袭击之力。譬如长江大河滚滚而来。何以御之。若以正面御之。虽千寻铁锁。不足为用也。然以一纸片沿其流。顺其势而去之。则纸片又何能伤也。虽然。纸片可谓薄弱矣。苟助之以速。譬置贴于马达之轴。使其同转。迨其速度。增至每分钟二三千转。此时如纸片突然离轴而去。劲木遇之则折。太极拳以无力。而至于有力。即此意。亦即此理。殊未可忽视也。其作用。即丹田之气。得以鼓荡。若长江大河之水然。又助之球体运动。其本力虽微。其速度不可限量。是以效能超出于常理之外。真不可测也。
    于以上之等腰三角作用外。圆体之攻势。左右上下旋转。无一非杠杆之作用。太极拳于杠杆。以支力为要点。支力者。即太极拳所谓中定也。图如左。

    以上图。除支力之点外。其余皆可左右上下前后八方转动。譬如击其右一端。则左一端可以向后旋转。将被击之一端。空间放长。时间亦复延长。将对方袭击之力量。完全分化等于零。然杆之右端所受之力量。譬如千斤。则千斤之力量。完全递交于杆之左端矣。杆之右端向后正方急 转。则杆之左端之力量。亦急向前正方旋转。则正借对方之力量反击之。则对方不及措手。已跌出寻丈之外矣。此即太极拳之发劲。皆如是而已。此外太极拳。善用分化对方之力量。及兼用合二力之作用。图如左。










    譬如对方以两手正面按来。接于我两小臂上。则我合两手臂作尖劈形。而分化对方之正面按力归于零。则我同时合手臂。作尖劈形之攻势。完全借对方之猛锐力量。反攻其要害。此拳论所谓。引进落空合即出。此亦一法也。此外太极拳善用提劲。将对方之根力拔起。而后一发可以两足离地跌出。即拳论所谓欲将物掀起。必加之以挫之之力。使其根自断。乃攘之速而无疑。此即物理学上之起重机。及千斤顶等之杠杆作用。系以图如左。


    以上图之支点与力点。距离愈远则用力愈少。而收效愈大。在太极拳用提劲发劲时。即以对方为重点。手或腕接触对方之处。为支点。以脚与腿为力点。此即太极拳发劲时。动力之点在乎脚。所谓其根在脚。发乎腿。主宰与腰。行乎手指。所以对方虽有大力。及躯干高大者。皆不足恃。一经接手。便可跌出寻丈外者。全凭杠杆之作用。虽接之以手。而发动之力点却在乎脚。可谓精妙绝伦矣。不独事半功倍而已。极其至者。虽百千倍。犹未可限量也。
    总以上各节。太极拳运劲与物理之说。皆丝线入扣。发乎自然。可见太极拳。虽导源于哲学。且可证乎科学。从来以太极拳原理不易了悟。以致尽人发生疑义。兹以物理解释运劲。则太极拳虽根于哲学。则亦可思过半矣。然运劲与物理学说。在太极拳学术上。乃高深之研究。不过太极拳有体斯有用。如不能用。则体亦不足言矣。欲求体用兼全。则不可不将此理加以穷究。而后方能了解运劲之妙用。且此篇之作。对于历来太极拳家所谓秘传。则已泄漏无遗。幸学者三致意焉。

    养生全真第八
    一言兴邦。人在政举。国家安危之所系。人才已耳。孟子之言人才。在任将降。谓劳苦为何如。独具才能。而体格不足以副之。又为何如。有体格足以副其才能者。得称一时之强。稍事磨练。年未周甲。已呈衰退。获居高位。以昏庸误尽苍生。又何如耶。以余观之。天才犹为易得。修养最为难言。颜回早夭。孔明寿促。国家之损失。孰有大乎是与。尽人皆知为之痛惜。而未究其所以为过也。单瓢屡空。食少事繁。而犹孳孳兀兀。不稍调节之所致也。孟子则不然。曰。我善养五浩然之气。孟子之过人也。以是。颜子诸葛之短促。不逮乎孟子。亦以是也。太极拳之运劲。以养气为主。气沉丹田。曰。气以直养而无害。盖宗孟子之言。今者欲学孟子。不知养气而习太极拳者。必不能逮乎孟子。然而学太极拳。不知孟子之所谓放其心而不知求者。恐亦徒劳其气无益。拳论谓以心与气相守于丹田。此即求放心。止于至善。直养无害。勿助勿忘。使浩然气。油然而生。能是。立功德言三不朽。可以操券。从事他业无虑矣。其法简且易行。约言之。时间不使浪费。空气知所去取。行坐处卧。言笑饮食之际。皆可运用养气之功。此三者。人生日常之所不能须臾离者。兹分述如次。行路或舟车中。或亲朋聚焦。或听讲对弈之类。皆可乘废时。而收以心与气相守丹田之效。或朝夕遇清新空气。便勤吸取。闻秽浊之气。便闭气避过。行坐处臥时。运气同上。惟行须注意足分虚实。实则足心贴地。向后往之手。亦实。气行手指。坐则随时危坐。竖起脊梁。处站立也。一足实。足心贴地。疲则易之。臥必身向右侧睡。屈右腿。以左足背贴于右膝盖下。左手落于左胯上。右手托右颐。全身筋肉松沉贴席而已。谈笑勿过高声。气要由丹田发。有津液时。须咽下。饮食以时。量有限制。不急迟。不思虑。不言笑。沉气危坐。托碗近口。此皆收废时。养气之功。即求放心已耳。能如此。则终日无一时不在太极拳运用之中。此余廿年经验所得。其功用匪言可喻。箪瓢屡空。食少事繁。何足虑也。我故曰。养生以气为主。惟无恒心者。不足与语耳。

    益脏腑第九
    拳术有内外二家之分。曰少林。曰武当。武当即张三丰之太极内家拳也。谚云。内练一口气。外练筋骨皮。此谓内家尚气耳。练气以能沉丹田为先。气能沉丹田则气壮。气壮则血盛。气血壮盛。则有裨益于脏腑大矣。何也。人之脏腑。盖有以异乎兽也。兽之脊骨樑横。不能人立。则五脏六腑虽同系于脊梁。然前后次第平悬。稍一跳跃。则各脏腑皆能前后动荡。可使每脏腑系于脊樑之宗筋。易于壮盛。故强于人。以此。人能立。而脊樑竖起。则清浊分。智慧足。而灵乎兽矣。亦以此。然刚猛之力退化殆尽。亦是故也。何也。脊樑能竖起。则脏腑直系。上下壁立。累叠拥挤于一团。以致各脏腑之皮与皮黏连。湿热以熏蒸之。则脾胃先受其害。继之。则肺肠及脏腑病矣。而人莫知其然。犹以为足善行。可致健。抑亦末矣。足善行。比懒动者较佳。然多行则伤筋。而各脏腑虽稍受震动。而仍累叠黏连。不能作松灵摩荡。则直系下垂之宗筋。无运动之可能。必日见衰弱无疑矣。惟气沉丹田。则不然。丹田居腹中。位于脐下一寸三分。脏腑均在丹田以上。气能沉丹田。每一呼吸。则脏腑具能松动。随呼吸而开合。助之以运动之方。稍一转腰舒臂。含胸迈步。则脏腑具能空灵动荡。不独宗筋日见其强。则温热皆能透达。而不足为病。且膂力心力脑力。亦皆随之而长。其所获益可概言焉。是即气沉丹田。可使脏腑能各个自为运动之所致。此太极拳之裨益于脏腑。无他。不于外之是务。而惟内之是求。尚气已耳。

    起肺疾第十
    余幼虚羸多病。弱冠任北京郁文艺术两大学教授。旋任上海曁南大学及美术专校教授。不十载。即患肺病。其原因为吸粉笔屑过多所致。嗣余创设中国文艺学院于上海。其粉版以毛面玻璃砖为之。衬以缘呢。以濡湿毛巾揩粉笔字。揩已。不论干湿即可用。此专为同事及诸生设置。以免蹈余之故辙。抗战军与。及胜利以还。各学校学子。营养不足。患肺病者。日益众。余悯之。余以为营养不足之学子。加以吸取粉笔屑。抑易致成肺病之一因也。希从事教育者。幸注意焉。余之肺病。乃习太极拳不数月而愈。然以余一人犹未足为例也。吾师杨澄甫氏。及吾党黄生景华。授此拳与患肺病者得愈。指不胜屈。约述其病理与病原及治法。数点如左。
    一、肺。医经呼为娇脏。娇者脆弱也。然知其为脆弱。却未有畏其病若今西医所谓之恐怖也。何者。以肺位居各脏腑之上。亦曰华盖。与肠胃相隔。西医之针药不能直达。除割疗及休养外。尚未闻有其他妙治。吾国医药。以气化为主。尤以肺病。非从气化不能达治。是以较西医之治为易耳。然西医之历史。不过三百年。其进步可谓神速。以其自外而内。从物质与人体之研究。佐以器械之精良而已。至于气化。迄今未识其端倪。是以中西医学。未能互相为用。至为惋惜。
    一、肺病。断无特效药。若言有之。欺人之谈也。何哉。肺之直接患病者。仅占百分之三四之可能。肺之外有四脏六腑。皆可致肺病也。风寒暑湿燥火。以及七情六欲。损伤之类。皆可致肺病也。恶能以一药。而可以治如许之病。非欺诈是何。譬如胃病而致肺病者。乃其根在胃。纵从肺治之愈。根未去。必重发。各脏腑之能致肺病者。亦皆然也。且各脏腑。又有相生相克之能。非循乎生克之理治之。不可得也。生克者。即气化也。不及备述。
    一、肺病。必须抗之以精神。抵之以胆量。则不致速坏。如陈果夫氏。撑持数十年。犹自若也。胆怯者。告之以肺病。则精神必大为丧失。病虽轻。而必加重。或有告余曰。余如照X光。谓有肺病。则予即躺地。不能起矣。如此将何以治之。余邑有病者二。之医所。医诊毕。属护士给药。曰甲。肺病。属其善休养。乙。伤风。服此药可愈。护士将甲乙药错与。亦告之云云。不二月。医遇甲于途。见其精神焕发。曰。病孰愈。曰。君护士告予伤风。服药便愈。医惊而不语。归属人询乙。则乙已逝矣。医者与吾同学马孟容氏友善。告之曰。奇哉。精神之作用也。此马氏于十七年春。举以告余者。十九年初冬。有刘生慎旃者。以其郎舅程君。肺疾逾二年甚厉。乞余为之治。余许之。程君为居巢首富之独子也。中西医已遍治之矣。刘生告之日。予师神医也。不轻为人治病。今予以诚恳之。已诺。亟去沪就诊。比至寓庐。余诊毕。饰辞以告之曰。人以君为肺病。误矣。君实热咳吐血。服药三剂。血即止。血止后。调理旬日可矣。果如所言。在沪兼旬。而返。逾年余至巢见之。已强健逾恒矣。此仅言肺病与精神及胆量有关者而言之。犹在症与治之外者也。
    一、肺病者。直告之以肺病。除精神与胆量不谈外。与病者不独了无裨益。且有促其速死之理。因告其有肺病。立属其静卧。多事休养。凡有心者。惟其心不能休息。虽卧而休养。其心之郁闷。恐比死而有加焉。是则体愈逸。而心愈劳。心劳则火炽。而灼肺矣。此中医所谓心火也。肺金也。火能镕金者。即以心克肺也。不转瞬可以燎原矣。此西医所不知也。而且告之第一期二期三期者。是亦玉楼促召而已。可慨言乎。
    一、肺病。不可以多卧。西医往往见肺病者。便令其卧而不动。大错也。肺古人喻之为悬钟。是以击之能发声。声可扬远而清。如卧钟于地。击之则声哑。可知其失效用矣。今使病肺者。多卧勿动。则肺之呼吸。不能全部任意开合。必日断衰弱。安可治也。且多卧。则消化之力减。纵有营养。无所施为。多卧则督脉之用弛。督脉者。脊骨也。人之躯干。此骨主之。消化力减。则脾脏就衰。督脉用弛。则肾脏致损。牌肾两伤。其将何以救药。非佘所知也。
    一、X光镜之效能。竟有百分之几之可靠。正待考虑。未可尽信也。肺有痰湿壅滞而咳嗽。经照X光镜。认为肺病者。余治之愈屡矣。不足怪也。又有气块所阻隔。X光镜所误认者。外交部吴国桢为部长时。有人事室主任。郑震宇。余旧交也。其左胁时发痛。已逾十载。乞余治之。余断为气块。逾时过久。须一月方可以消之。震宇以时间太长。未暇就治。卅二年因公赴美。
    既而病发。在华盛顿某大医院诊察。经三度X光镜照摄。断为肺结核。径大及寸。又经美之医学权威者研究。谓非割治不可。乃割治。从左胁开刀寻至腰至背。横截半腹。终不获结核之点。几至不穀。旋经大量输血。卧治六阅月始起。震宇广交。可以询其详也。馀如听筒更可知矣。
    一、所谓第一期肺病者。气血未伤。正可放胆攻其病。而拔其根。指日可愈。今计不出此。不问肺病者之寒热虚实。抑或有风邪燥湿。夹于其中。遽予之以鱼肝油。及贝母精。杏仁精。维他命等。將病原封锁于肺。永不得治。是为养痈。是为关门杀贼。多所延误。殊堪痛惜。望病者于余言再思可也。
    一、肺疾非不治之症。余所见聞甚多。有多食蒜而愈者。多食莱菔或小米粥及枇杷当饭而愈者。或饮洋油及复原而愈者。凡此种种屡见治愈者。皆是攻多补少。若是热胜之肺病吐血。余见有人每晨食生鸡蛋六枚。不二月而全愈。又有食马齿苋粥而愈者。肺病有年者。余见食紫河车填鸭。越一夜煮鸭食之。连食数次而愈。又食公猪肺。以十二生鸡子汁灌肺管中。隔水炖熟淡食。四五度而愈者。余廿馀年来。手治肺病颇多。重者过三期。中西医束手之松江李博亭君。投以大剂桂附参耆。一剂知。二剂轻。八剂而全愈。博亭旋任黄埔军校英文教官。至今已二十有一载。强健逾恒。廿一年。其幼子六岁。发热。住中央医院逾半载。谓系遗传性肺病。适余自沪至宁。投以大剂凉药。羚羊犀角地冬之类。不数日热退净而愈。现已入大学。亦壮健逾恒。馀不胜数。余尝语肺病者曰。肺病非不治之症。务以弗忧弗烦弗懼。能抱定此三弗主义。服药必易见效。发怒生气。尤所不宜。余以病病之心。因窮治病之法。故不殚琐屑。拉杂成篇。以供病者之参考耳。
    一、佘谓肺症无特效药。而独谓太极拳对于肺病有特效者。人未有不疑为宣传。及欺人也。请从而述之。太极拳于肺病有特效者。非谓对垂绝不能行动之肺病而言。是对于能饮食及能行动者。习之皆有特效也。敢言特效者。正不论任何一种肺病。均得有效用。且无丝毫流弊。兹述其尤显著者。数点如左。
    一、太极拳运动。所谓运而后动。运而后动者。即以心行气。以气运身。是由内以达乎外。即先由脏腑。而达乎肢体之运动也。此即是气沉丹田为主。其法以上各节言之详矣。总之。轻灵致柔。毫不费力。以养气活血。舒筋节劳为运动。且时间每早晚最多不过七分钟。尤以勿求速进为佳。
    一、肺病十之六七。是肾亏起因。少日好手淫。或遗精。及性欲不遂。失其常度。及壮者好色。不能自节之所致者为多。妇女大多经水不调。或好郁闷恼怒所致。余于二十九年及三十年。担任国民商报医药顾问一栏。而问治肺病之方。及述其病根者。不替数千人。是以得其实证与医理。所谓肾为肺之子。以肺之津液输与肾。肾亏则精水枯竭。而肺亦致损。则供不应求矣。且以肾实虚。虚火愈炽。则灼肺。而使肺亦枯燥。或致萎。而成痨矣。又谓肺为标。肾为木。犹树木然。本将坏。而枝叶先枯。或致殒落。况肺最为脆弱。其先肾而见病无疑。太极拳以气沉丹田。为水火即济之功。原为固肾之不二法门。肾气既固。则肺气渐复。此之谓特效。谁曰不宜。
    一、脾虚。即可致肺病者。睥虚则胃纳减。或消化不良。脾为肺之母。肺之气盖仰给于睥。如胃中有食。得睥磨而食化。食化则气旺。睥先得而受之。而后传乎肺。故为肺之母。譬如腹中饥饿。即脾胃先馁。而肺相继馁矣。言语无音。精神萎顿。此肺之失其所养。明矣。气沉丹田。即积气于腹中。如不得食。可以四十九日不死。余曾见之苏先生矣。人谓不得食七日。必死。余昔客秣陵。主濮季平家。曾试不食八日。言笑行动自若。惟形容消瘦耳。此即补脾之一证也。气沉丹田。则脾强胃纳有加。消化良矣。是有裨益于肺者。无可讳言。此亦特效之一也。
    一、肺病成痨者。即咳嗽不已。肺气大亏。津液枯。而潮热作矣。以致肺萎成痨。吐血者其犹次之。肺萎则肺中无气。可知。气沉丹田。则气积。而肺气亦充满矣。佐之以至柔至缓至轻至微之运动。而使肺部渐开渐合。则肺不得而为萎。肺不萎。即有生机存焉。犹可以推陈而生新。肺不萎。虽云腐烂。则营养或药饵。可以发生其效用也。肺不萎。则可以渐渐转弱为强。自有更新之能力。可以有推动腐烂之作用。是谓之有特效。乃万古不磨之确论。亟举以告病者。言长楮短。乞恕不周。

    别程序第十一
    太极拳运动之大纲。有三。分天地人为三阶。人阶为舒筋活血之运动。地阶为开关达节之运动。天阶为知觉作用之运动。次目有九。每阶下各系三级。一阶一级。为舒筋自肩至手指。二级自胯至涌泉。三级。自尾闾至泥丸。二阶一級。为气沉丹田。二級。气达涌泉。三级。气达泥丸。三阶一级。为听劲。二级。为懂劲。三级。为阶及神明。是为三阶九级。胪述如次。
    一、为自肩至腕之舒筋法。筋既能舒。则自然血活。其法以舒腕为先。肘次之。肩又次之。毫不用力。由至柔而渐进。皆以曲中求直。厥形为圆。曲既不宜。直亦不可。有缺陷有凹凸亦不可。终以舒筋至申指尖为止。此为一阶一级。
    二、为自胯至踵。其致亦然。其不同者。有轻重虚实之别。足为能载全身重量。与手之举动轻便异。常人之足。从不注意虚实。普通拳技家。亦听便而已。惟习太极拳者。将体重付于一足。两足时互易之。又不许用力。自胯至膝至踵。具要松柔。其力量在足心。而受于地。足要分虚实。手亦然。其不同者。如右足实。左手要实。为一贯之劲。左足实亦然。反此为双重。此为一阶二級。
    三、为自尾闾至顶。其致亦然。惟脊为多节之主骨。所谓柔腰百折若无骨者。脊之要柔可见矣。脊柔筋使然。其要在尾閤中正。及顶头悬耳。此为一阶三级。
    一、气沉丹田。为炼气之初基。丹田位于腹中。低于脐一寸三分。近脐去脊较远。气以细长靜慢为主。缓缓吸入丹田。与心相守。稍使逗留。久之渐能宿气。日积月累。直养无害。未可量也。纯任自然。不可有丝毫牵强。初学沉气不易。肩稍沉。肘稍垂。则气可引至胃脘。胸微陷。背微弓。则气可沉至丹田矣。反此。必骤进即逆上。势必耸肩掀肺。易致病。此为二阶一级。
    二、气达乎四肢。气沉丹田后。似可由心驱遣。便使气至胯至膝至踵。此即所谓至人之息以踵。复至肩至肘至腕。四肢关节俱开。然后下可达乎涌泉。上可行乎劳宫。以止于中指尖。则拳论所为。以心行气。以气运身。可以从事矣。此为二阶二级。
    三、越尾闾达乎泥丸。此谓通三关。亦即河车倒运之嚆矢。然越尾闾。为最难。馀较易耳。气沉丹田。待功纯。火候到。不期然而然。自然越过尾闾。不可丝毫勉强。不然便落虚妄。致病。慎之慎之。须证诸师友。为妥。越过尾闾。复冲开夹脊。度玉枕。达泥丸。亦若是。此为入门。则骎駸进乎道矣。延年祛病末事矣。此为二阶三级。

    一、听劲。何谓劲。又何能听。须细审之。劲与力大异。秘传谓劲由于筋。力由于骨。至哉言乎。近世学者。盲从至死。而终不知劲之为用。可为浩叹。劲之为劲。气由于筋致柔。有弹力已耳。惟柔乃能与对手黏连相随。能黏连。则我之气与彼气相接触。欲测其气之动静。故曰听。则拳论所谓。彼微动。我先动之机。亦在于此。此为:三阶一级。
    二、懂劲。懂劲与听劲。有深浅精 之別。彼微动。我可听而得之。我先动则懂而后能之。得机得势在我不在彼。此乃由浅入深矣。至于精粗难言矣。秘传谓彼微动。我听而知之。然微动易测。未动难知。苟能于未动。听而知之。其庶乎阶及神明矣。曰。无他。气由乎筋脉膜膈。其劲有四。曰防御。
    曰潜藏。曰将发。曰撤击之不同。能收缩骨节。曰筋。得循环血液。曰脉。膜。在肌肉间。裹筋与骨。及脏腑皆有之。膈。肝隔也。气由于筋。不失常态。知其欲防御。由于脉。知其欲潜藏。而生变化。由于膜。将充溢于表。知其将发劲也。由于膈。如其敛气。欲退而撤击矣。此为懂劲之极致。精矣。至矣。蔑以加矣。是为三阶二级。
    三、为阶及神明。难言之矣。拳论终之曰。意在精神不在气。在气则滞。有气则无力。无气则纯刚。此言甚奇。似视气。犹若未足重耶。其实不然。气能得化境。而进乎精神之作用。其所谓无力之力。神力也。目之所注。神之所到。气已随之。气能运身。不待动心。而神可以挟气而行。是为神力。亦可谓之神速。物理学。以速乘力。其效能未可限量。故神力即神速也。学者类多舍近求远。不知丹田积气之妙用。气犹风与水与云之类。风与水与云。皆能有积力。与天地之积氣一是。孟子所谓养浩然气。至大至刚。则塞乎天地之间。即是也。风与水之积力易见。亦易知。惟云与气之积力难见。亦难知。有飞机后。始知黑云中有雷电。触之必成虀粉。无幸免也。可知矣。至积气能载天地。更何论矣。神力神速。诚有雷电之意。存乎其间。此之谓阶及神明。是为:三阶三级。
    此为习大极拳之程序。学者不可躐等。拾级而上。登峰造极。无难矣。佘乃心三丰宗岳之心。竟二公未竟之志。强民族。兴国家之术。舍此末由。愿学者其勉旃。

    明生克第十二
    十三式。为八门五步。即八卦五行也。掤捋挤按採挒肘靠。即乾坤坎离巽震艮兑也。进退顾盼定。即金木水火土也。生克者。即相生相克之理。与拳之体用。互相为证也。金、在技击上指刀而言。木、为棍。水、为剑。火、为枪。土、为拳也。万物皆由土中生。是即谓刀棍剑枪皆由拳生也。刀之用在刚。善劈。棍遇之则折。此金克木。棍之用在达。善冲。拳为徒手之称。遇棍则伤。此木克土。拳为有定力之技术。剑遇有定力之技术。乃被制。犹徒手之夺剑也。此土克水。剑之用在柔。枪遇之则失其烈。此水克火。枪之用在烈。善扎。刀遇之则失其刚。此火克金。此为技击家之术语。相传久矣。约其意不出于此。然技击器械。但主相克。惟五步兼有生克之理。譬如进。进为进步。性烈。为火。定。有定力。为土。进而有定力不乱。易取胜。此火生土。顾。为左顾。性刚。为金。谓步如左顾。右拳随发。加以定力而发。此土生金。退。以柔为用。为水。顾刚。济之以柔。此金生水。盼。右盼。性强。为木。退柔。不可以终柔。故继之以强。此水生木。进为火。性烈。木强以助之。而闳其用。此木生火。故谓五步。有五行相生之用。其相克。亦即水克火。火进以烈。水退以柔。火愈热。而水愈寒。与物理相克类也。其馀与剑棍说参看。八卦则不然。必合阴阳五行而言。即易所谓刚柔相摩。八卦相荡之理。乾、天为金。坤、地为土。坎、水。离、火。此即掤挤捋按。四正方也。亦即阳刚阴柔之道。此为十三式之总手。虽有四动。其实只有阴阳二式之作用。二式中。尤以捋之一式。为最险要。易以坎陷。谓习险。以其中刚而外柔也。兵家之机。不出乎是。夫兵诡道。兵不厌詐之说。皆未尽坎陷习险之妙用。故佘谓太极拳之用。得一式。曰、捋。震雷为木。巽风为木。艮山亦土也。兌泽金也。此即採挒肘靠。四隅角也。四正四隅。合而为伏羲先天卦位。採乃震雷为阳。其表即有阴阳。为虚实不定之象。故震虽属木。亦能生火也。此言採之初意。但欲牵动对万之根劲而已。是为试探虚实之作用。彼如真实。则我採之。未有不跌。如彼能虚受。必生变化。则我便放弃。而移转之。此谓八卦相荡。倘彼因我之採。而还击我以靠。我如真採。必被一靠而翻仰。无疑。但我之採。本为虚採。彼即还之以靠。则扑空矣。扑空未有不倒。此谓刚柔相摩也。亦即震木之火。而能克兑金也。挒。巽为风木。肘。艮为山土。木克土。其用亦然。故不赘。此不过五行各有阴阳。阴阳虚实又互有变化而已。犹为易得。惟变易不易之道殊为难能。变易不易。为十三式中之第一要义。所谓变易者。阴阳刚柔相互易。而生变化。十三式之相与摩荡。而无一非变易也。至于不易。是十三式体用中。惟一之定理。定理者。即犹中定之定力也。何为中定定力。早即时中。定无常定。不失中定。是为定力。中庸所谓不偏不易。亦即中定之定理也。不易者。不顾对方以何式取攻势。掤捋吾知其为期为捋。阴阳虚实。吾知其为阴阳虚实耳。然我总以我之中定。不受牵。亦不牵人。不发人。亦不受发。此为不易之定理。能是。牵也可。发也可。互为变易。无施而不可。所谓白刃可蹈也。中庸不可能也。可见中定之难矣。佘故曰。十三式之体用。各得一式矣。其用曰捋。其体曰中定。如此而已。一阴一阳之谓道。是为太极。此亦不易之定论。亦即以是作十三篇之主论。不亦宜乎。

    述口诀第十三附序及按语
    从来武术家。得有妙法。多秘不视人。所谓传子不传女也。然子未必皆肖而贤。以致屡屡失其真传。倘或有得意弟子。乃传其法者。亦必留一手。以备不测。诚如是。欲求吾国武术之发杨。岂易得哉。今曼青之受澄师者。未敢说尽其传。倘也留一手。或秘而不宣。则怀宝迷邦矣。十余年来。每欲笔诸于书。以广流传。此心萌动。而后擱置者。屡矣。亦恐传非其人耳。既而思之。善与人同。固吾所愿。乃谨录要诀十二则如次。此皆澄师所不轻易传人者。每一语出。辄叮咛曰。余如不言。汝虽学三世。不易得也。此言何止重提数千遍。蒙澄师之过爱若此。而不能达其厚望。惭愧无已。尚希世之贤哲英豪。有以参证而广大之。使尽人皆能祛病延年。则民族幸甚。
    一、曰松。澄师每日。必重言十余次。要松。要松。要松净。要全身松开。反此则曰。不松。不松。不松就是挨打的架子。按松之一字。最为难能。如真能松净。余皆未事耳。余将澄师平日口授指点之大意。附于下。使学者易于领悟。松。要全身筋络松开。不可有丝毫紧张。所谓柔腰百折若无骨。若无骨。只有筋耳。筋能松开。其余尚有不松之理乎。
    二、曰沉。如能松透。即是沉。筋络松开。则躯干所系。皆得从下沉也。按沉与松。原是一事。沉即不浮。浮是病。体能沉已善矣。尤须加以气沉。气沉。则神凝。其用大矣。
    三、曰分虚实。拳论所谓。处处总此一虚实。以右手与左脚相贯一线之劲。右脚与左手亦然。如右手左脚实。则右脚左手虚。反是。则亦然。是为分清。总之全身负担。只许放在一只脚上。如两脚分担。便是双重。其转变时。要注意尾闾与夹脊得中。方为不失中定。至要至要。
    按转变一语。即是变换虚实之枢机。不经道破。真永不知有下手处也。右手实劲。交与左手。其枢机在夹脊。左脚实劲。交与右脚。其枢机在尾闾。但要尾闾与夹脊中正对直。方为不失中定。此语非潜心领悟。不易得也。
    四、曰虚灵顶劲。即是顶劲虚灵耳。亦即所谓顶头悬之意也。按顶头悬者。譬如有辫子时。将其辫子系于樑上。体亦悬空离地。此时使之全身旋转则可。若单使头部俯仰。及左右摆动。则不可得也。虚灵顶劲。及顶头悬之意。亦若此而已。须于练功架时。将玉枕骨竖起。而神与气。不期然而相遇于顶焉。
    五、曰磨转心不转。磨转者。即喻腰转。心不转者。乃气沉丹田之中定也。按磨转心不转者。此家传口诀也。比诸拳论所谓。腰如车轴。腰为纛二语。尤为显赫。余得此意后。自觉功夫日见进境。
    六、曰似拉锯式之揽雀尾。即掤捋挤按之推手也。往复相推。喻之以拉锯。拉锯者。彼此用力均匀。则往复可以暢通无阻。如一面稍欲变化。则锯齿随处可以扎住。如彼使之扎住。则我虽欲用力不得拉回时。只可用推力送之。便可复得相推如初。此理在太极拳之推手上。有二意。一曰、舍己从人。顺其势。可以得化劲与走劲之妙用。二曰、彼微动。己先动。此即彼欲用推力送来时。则我亦先之以拉力拉回。彼如以拉力拉去时。则我亦先之以推力送之去。按拉锯之喻。其理可谓透彻之至。此真家传妙诀。余于此恍然大悟。于彼微动。己先动之着手功夫。苟能于此娴熟。则操纵在我不在彼。其余又何论矣。
    七、曰我不是肉架子。汝为什么挂在我身上。
    按太极拳。专尚松灵。最忌板滞。若如肉架上挂肉。便是死肉。又何有灵气之可言。故痛恶而决绝之。乃有我不是肉架子之詈骂。此亦家传口诀。 用意深刻。幸细观之。
    八、曰拨不倒。不倒翁。用身轻灵。其根在脚。非具有松沉两种功夫。不易办到。 按不倒翁之重心。在乎下部一点。拳论所谓偏沉则随。双重则滞。如雨脚同時用力。一拨便倒无疑。用身稍有板滞。一拨便倒无疑。要之全身之劲。百分之百。沉于一只足心。其余全身皆松浮。得能轻于鸿毛。便拨不倒矣。
    九、曰能发劲。劲与力不同。劲由于筋。力由于骨。故柔的活的有弹性的是劲。刚的死的无弹性的便是力。何为发劲。放箭似的。按放箭。是靠弓弦上弹力。弓与弦之力量。即是柔的活的有弹性的。劲力不同。能发不能发。可以见矣。此犹不过论发劲之性质耳。于作用上犹未详尽。余又将澄师平日。时时讲解发劲要法。兹附录之。曰。要得机得势。曰。要由脚而腿而腰总须完整一气。谓健候老先生。喜诵此二语。然得机得势。最难领略。余以拉锯式之作用中。确是有机有势存乎其间。因彼之欲进欲退。我先知之。是为得机。彼既进既退。受制于我。是为得势。举此一端。可以知之。脚腿腰能完整一气。一则。是力聚。可以致远。一则。身不散乱。方可命中。发劲之妙用。尽于此矣。学者勉之。
    十、曰搬架子。要平正均匀。按平正均匀四字。最为平淡。却极难能。平正方能安舒。可以支撐八面。均匀方能贯串。而无断续处也。此即拳论所谓。立如平准。及运动如抽丝等语。非从此四字下手不为功。
    十一、曰须认真。打手歌曰。掤捋挤按须认真。若认不真。便都成了假的。吾今举以告汝。掤若掤到人家身上去。捋若捋到自己身上来。都是错认。掤不要掤到人家身上去。捋不要捋到自己身上来。此是真的。按与挤。皆要蓄其劲。不可失却中定。此是真的。
    按须认真三字。从来读破太极拳论。未得悟澈。一经澄师道破。始知有尺寸。有法度。非经口授指点。不易了解者。皆此类也。此真家传秘诀。学者其由此体验之。便可得其尺寸。则不复失中定矣。至要至要。
    十二、曰四两拨千斤。四两何能拨千斤。人皆未之信。所谓牵动四两拨千斤者。只要用四两劲牵动千斤。而后拨之。此牵与拨。是两事。非真以四两拨千斤也。
    按此节。牵拨二字。分开解释。使能见其妙用。牵之之法。譬如牛重千斤。穿鼻之绳。不过四两。以四两之绳。牵千斤之牛。左右如意。其欲奔驰不可得也。盖牵者。牵其鼻准。若牵其角。其腿。不行也。足牵以其道。以其处也。然则牛可以四两之绳牵之。如千斤之石马。亦能以四两之朽索牵之乎。不能也。此活与死之作用不同。人有灵性。其欲以千斤之力攻人时。其来有方向。譬如对直而来。则我以四两之劲。牵其手之末。顺其势而斜出之。此之谓牵。因牵动之后。彼之力已落空。则此时以劲拨之。未有不掷出寻丈之外者。然牵之之劲。只要四两足矣。拨之之劲。酌用在我耳。然牵之之劲。不可过重。重则彼知之。可以变化脱逃也。或则藉牵之劲。换其所向。得以袭击之也。否则彼知我牵之。便蓄其力而不前。蓄其力。其势已退挫。可即因其退挫。便舍牵之之劲。而反为发放。则彼未有不应手而倒。此反拨也。以上种种。皆澄师口授指点之传于曼青者。不敢自秘。愿广其流传。幸世之同仁共勉旃。



    郑子太极拳十三篇
    共有评论 0
    相关评论
    传统杨氏太极拳常年培训招生
    邯郸市长兴太极拳培训中心
    校长:
    杨氏太极拳第六代正脉传人 张才斌
    报名咨询:
    邓老师 135 0310 7065
    报名咨询:
    孙老师 187 3106 0678
    QQ:
    964044938
    地址:
    河北邯郸市长兴太极拳培训中心
    传统杨氏太极拳班候直系

    传统杨氏太极拳,极为优秀的拳种,主要特点是心静体松、外柔内刚、舒展大方,技击上能以后发制人得到后发先制,以柔克刚,牵四两拨千斤。动起来如行云流水,静下来如穆穆山岳。老少皆宜,既能达到全身各部位的锻炼又不加重心脏负担,它是最佳的有氧运动,更吸引女性、中老年、身体虚弱的最广大人群。杨氏太极拳是我们中华民族高层次的文化遗产,集养生、健身、娱身、医身、修身、防身于一体。

    张才斌先生,1952年生人。自幼拜师于传统杨氏太极拳第五代传人王长兴先生,杨氏太极拳第六代传人。精于传统杨氏太极拳,剑,刀,擅长太极推手。现任邯郸市太极拳研究会副会长,邯郸市太极拳运动促进会副会长。国家武术协会会员。国家武术一级裁判。河北省一级社会体育指导员。邯郸市武协一级教练。

    微信公众平台

    杨氏太极拳太极云水网(www.yunshuiwang.com) ©2012-2018

    中国太极拳门户网站|传统杨氏太极拳|班候直系|邯郸太极拳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站务QQ:1768872829 京ICP备12001531号